会籍服务

麦若愚/睿智奇情的“庆余年”应该要再创“琅玡榜”高潮

  

陆剧“庆余年”话题从去年底延烧大半年,因为剧太夯太火,先播的视频网站“超前点播”,让会员VIP、VVIP多付费抢先看,结果盗版链4万条更超前,造成会员不甘控诉平台,成为社会消费乱象,接著当红小生肖战成箭靶 (“陈情令”爆红、“庆余年”还是配角戏在后头),有说粉丝超前点播都为了看他,被另一批网友举报抵制。

即使新闻不断话题火爆,但不能否认“庆余年”是陆剧上乘佳作的事实,我追看46集 (首季终未完待续)的兴味等同当年看“琅玡榜”,两部古装剧都改自网络小说、架空历史、皇室权斗,有相似处却又截然不同,“琅玡榜”严肃悲情,“庆余年”睿智诙谐 (更精准的形容: 应该是好看的搞笑)。“庆余年”的搞笑情节多来自今古时空与人事物的差异,它有穿越背景却不是一般俗套的穿越剧,首季几乎没有穿越情节但穿越意境更高。

“现代思想与古代制度的碰撞”,是“庆余年”开宗明义的题旨。大学研究生 (张若盷)用现代观点剖析古代文学史的论文不受指导教授 (袁泉)青睐,研究生索性以写古代章节小说方式吸引教。所以张若盷饰演患有肌肉萎缩症的研究生,把自己书写成第一人称的小说男主角,第一集开场不久就跌进古代南庆王朝,变成身世神秘被调教成高强武功的翩翩少年范闲。

从范闲的童年 (童星韩昊霖气韵不凡)到成年,从澹州和相依为命奶奶的闲云野鹤,到进入南庆京都卷入皇室争权的风起云涌,“庆余年”剧情曲折离奇、险峻的江湖追杀与错综的朝廷架构,在绝妙的剧本铺陈与高超的导演运镜下,仿佛有一股魔力带引观者进入范闲的古今世界。所谓的穿越全在“写红楼、背诗词”这些优雅文学意境上,以及“求更新” (追读红楼)、名高达 (法国新潮导演”这种现代用语上,或是宫廷权谋用现代谍报手法改变古代密探。

从今到古的范闲为了谋生把“红楼梦”写卷出书成为人人仰慕的才子小说家; 贵族公子比试的诗歌大赛范闲先以杜甫的“登高”惊艳朝野,朝廷庆宴上再借酒意一气呵成背颂唐诗三百首被封为诗圣,因为范闲所在的南庆是架空历史朝代,没人读过“红楼梦”、更没人听过李白“将进酒”黄河之水天上来的黄河。“庆余年”的红楼意境不止于此,剧名出自“红楼梦”章节“留余庆”,与范闲金童玉女恋的林婉儿 (李沁)犹如林黛玉化身,看得出原作者猫腻醉心“红楼”。

文戏武戏并驾齐驱的“庆余年”,武打场面更是精彩绝伦,场场吊钢丝的设计都难度极高,宫廷场景陈设也融合今古巧思,皇帝陈道明殿前后宫推出去的露阶阳台,透过CG电脑特效处理,宫廷林园山水美仑美焕。角色甚多的卡斯: 陈道明 (庆帝)、吴刚(庆帝麾下鉴查院长)两大戏骨等于为好戏背书; 气质相貌不俗的张若盷已凭此剧窜红,他对李沁的真心痴情让人荡气回肠,后段在北齐碰到女侠辛芷蕾的暧昧情素又让人心惊; 最后出场的人质肖战古装扮相确实俊美。

故事穿越的真正震撼,应该要来自与范闲同样神秘的母亲叶轻眉(创办鉴查院的奇女子),她生前居住的太平别院与秘密通往的神庙,才是“庆余年”故事今古交错的关键点,范闲闯神庙那场戏的意境有点像斯皮尔博格的经典科幻电影“第三类接触” (人类V.S外星人的先后/叶轻眉现代文明V.S古代南庆)。猫腻的原著2007年已经创作出版,没看过网络小说的剧迷只有等第二季继续追追追。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3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