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籍服务

朱国珍》幸福就是思想言行和谐一致 - 生活 - 中时新闻网

  

【爱传媒朱国珍专栏】我在大学做学生时经常心不在焉,唯独对汉乐府《孔雀东南飞》印象非常深刻!我清楚记得老师悠悠然地评析:“整首诗描述的是悲剧,但是没有真正的坏人。逼儿子休妻再娶的阿母,逼妹妹改嫁的哥哥,都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为你好’。华人社会始终存在这种‘我都是为你好’的问题,把自己的主观意见强加在对方身上,最终导致悲剧。”

愚驽的我已忘记是哪位老师的箴言,但是老师这一席话对当时二十出头的我有如醍醐灌顶。难怪我常觉得当大人对我说出:“都是为你好”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感激之情,反而出现疑惑与不解。

这种疑惑与不解经常让我自责是自己教养不够或天生反骨,直到《孔雀东南飞》的出现,我才明白,那些口口声声“为你好”的大人大多数只是把他们利己的意愿强加在可以操弄的人身上,很不幸这种可以被操弄的人,通常都是年纪或心智的弱者,而且更多是善良的人。

哈佛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专家玛莎・史图特博士专门治疗受过心理创伤的幸存者,有些人的创伤是大自然或人为灾难造成,但大多数都是受到坏人的控制或心理摧残。

她在长达二十五年的临床经验中,有天突然醒悟到,其实她的病人都是善良的人,反而是那些造成迫害却毫无罪恶感的人才应该接受治疗,如此也许还有机会减少无辜的被迫害者。

然而,史图特博士也指出:“千百年来,许多举世闻名的人都是没有道德的人。而在我们当今的文化里,利用别人已经变成一种流行,而不讲良心的商业行径显然能够累积天文数字般的财富。而在个人层面上,大多数人也都可以从他们的生活当中看到许多例子,不讲道德的人就能成功,而有良心的人经常看起来就像傻瓜一样。”

这本书帮助我走过许多低潮,特别是在情感受到伤害时。我不敢说我总是遇到史图特博士所定义的反社会人格者,但是,我确实经常在照镜子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傻瓜。

从《孔雀东南飞》到“反社会人格”,当中有个交集就是“支配欲”,或者也可以解释为近几年流行的字眼“情绪勒索”。

我常常在现实生活里遭遇到很奇怪的事情时会翻书为自己寻找安身立命的方向,有时候是古典文学,有时候是哲学或心理学。

老实说,我找到的答案往往只适合自己,例如最近疫情导致大家的生活都不好过,我和一个小说家好友互相调侃,他说今年报税,他可以退税86元,我说:“我比你好一点,大概有一千块。下次见面,让我请你吃十颗水饺。”

我们苦中作乐,努力让自己不往怨怼的方向耗费能量。大家都苦,但是有些人就苦成了刺猬,尤其是社交群组里最近纷纷涌出许多苦刺猬,无论我回应什么话语都会成为刺猬的箭靶,只能说何苦来哉!

靠写作维生的人,时间就是金钱。时间除了用来思考和阅读,还必须安定心智将所思所感输出为文字,然后结集出书,赚取微薄的安家费。那些突然跳出来的苦刺猬经常扰乱我的神经,我只好出走寻求脑内啡的帮助。

我最常行走的山路,每天傍晚随著光影微调,云彩和天空都会重新组合,就连夕阳的光晕也配合淡入或淡出,从粉橘到金橘,天天都让人惊艳。

这仿佛是一种隐喻,活著其实也就是不断重复每天的二十四小时,但是你会从中看到乐趣或是厌乏都是由自己决定。

史图特博士在《百分之四的人毫无良知》书中有个篇章标题正是〈为什么有良心会更好〉。她写道:“你或许会常常落入反社会人格者设的圈套里,而且因为你会感到良心不安,所以你永远都无法尽情报复曾经伤害过你的人。”

我在这段话旁边画了双黄线。我想不起来当时究竟为了什么事要费力画上双黄线,也因为想不起来,现在再看已是云淡风轻。

书中同时引述圣雄甘地的话语:“幸福就是思想言行和谐一致”。我想,就算日子再苦,这样的幸福我倒是很有自信满足。

作者为大学讲师、作家、广播主持人,曾创下连两年获林荣三文学奖双首奖记录

照片来源:作者脸书。

●更多文章见作者脸书,经授权刊载。

●专栏文章,不代表i-Media 爱传媒立场。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3328号